春暖花开吧

春暖花开吧

不若单治太阳,使太阳之邪不能深入,而阳明之火不治而自散耳。 实火可用寒凉以直治,而虚火断不可用寒凉以增其怒也。

无奈人过于作强,将先天之水,日日奔泄,水去而火亦随流而去,使生气之原,竟成为藏冰之窟,火不能敌寒,而寒邪侵之矣。而葛根、青蒿尤能退胃中之阴火,所以同用之以出奇,阴阳之火尽散,齿牙之痛顿除,何腐烂之不渐消哉。

故精足则瞳子明,精亏则瞳子暗。虽然齿若坚固,则肾即欲出血,无隙可乘,似乎必须治齿,然而徒治齿无益,仍须治肾,盖肾为本,而齿为末也。

 无论诸火,服之均效。 此又救坏症之一法也。

遇此等之症,必须信之深,见之到,用之勇,任之大,始克有济。或疑葳蕤之药,过于中和,不若用四物汤之流动,虽白芥子能消膜膈之痰,然用至五钱,未免过多,起首口角流涎,自宜多用,至于后来,似可少减,何以始终用至五钱耶?不知血病多痰,消痰始能补血。

倘汗是心中所出,竟同大雨之淋漓,则发汗亡阳,宜立时而化为灰烬,胡能心神守舍,而不发狂哉。或问此等之病,既非水臌,初起之时,何以知其是虫臌与血臌也?

Leave a Reply